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乡镇动态>详细内容

贝丽柯孜成乡村时尚“达人”

来源:新疆日报 发布时间:2019-11-21 16:18:38 浏览次数: 【字体:

□本报记者/隋云雁  郑卓

8月26日下午,记者从于田县城乘车前往先拜巴扎镇,阳光正好,天蓝树绿,沿途乡村风光尽收眼底。先拜巴扎镇车来车往,沿街店面众多,美食香味四溢。

   贝丽柯孜的美容美发店就开在这里。淡黄的短发,淡淡的妆容,推到头顶的墨镜让贝丽柯孜看起来非常时尚。难以想象,这个温柔开朗的农村妇女曾经穿一身黑长袍,蒙着面纱,少见外人,甚至忘记了怎么笑。

■第一次化妆她哭了

   在店里,记者站在一旁看贝丽柯孜为顾客修眉。“上次来不及,在别的店里修了眉,不是很喜欢,你帮我改一下眉形。”顾客阿米娜·买买提的语气有点沮丧。“我重新调整一下,你按现在的形状画眉就行了。”贝丽柯孜柔声说。

   阿米娜是镇上的幼儿园老师,也是贝丽柯孜店里的老顾客。“贝丽柯孜对顾客很贴心,收费也不高,还经常给我讲护肤常识。我平时皮肤护理、剪头发都来找她。”阿米娜对记者说,贝丽柯孜懂得美,懂得时尚,是她平时化妆打扮的“样板”。

   阿米娜走后,贝丽柯孜说:“我也是才学会化妆打扮,第一次化妆时,我哭了。”

18岁时,贝丽柯孜从洛浦县嫁到于田县斯也克乡奥尔曼村,她是穿着罩袍蒙着面出嫁的。“我奶奶是‘野阿訇’,我受她影响很大,思想变得越来越极端。”贝丽柯孜说。

   婚后,贝丽柯孜脾气古怪,不肯见人,有时候和丈夫阿不杜艾则孜去巴扎买东西,也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一次,有商贩问阿不杜艾则孜:她是你妈妈吗?阿不杜艾则孜又尴尬又生气,回家后要求妻子摘下面纱。“我想听他的,又怕摘了面纱进不了‘天堂’,我们经常为这事吵架。”贝丽柯孜说。

   后来,贝丽柯孜在宗教极端思想影响下越来越沉郁偏执,丈夫买任何东西回来,无论是不是油脂食品,她都要问问是不是“清真”的,她还固执地让亲友“别买汉族人卖的东西”。2017年下半年,贝丽柯孜在丈夫劝说下报名参加于田县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的学习班,在老师的鼓励下开始学习美容美发技能。

“在学校,我第一次尝试了化妆。”当看到镜子里漂亮的自己,贝丽柯孜百感交集,忍不住大哭起来,那是打开心门后喜悦的泪水。

■结业后连开三家店

“通过学习法律,我认识到自己受了宗教极端思想的感染,如果一直这样下去,我会越陷越深,越来越仇视别人,不仅毁了自己,还给社会造成危害。”贝丽柯孜说,摆脱宗教极端思想的阴影后,她不仅摘去了蒙在头上的面纱,也摘去了“思想上的面纱”,整个人变得轻快开朗起来。

   培训期间,她学会了美容美发技能。结业前她把长发剪成了清爽的短发,以崭新的面貌面对新的生活。“当时老师问我想不想开店,用所学技能创业?我很想,但是没有钱怎么找店面,怎么进货呢?”贝丽柯孜跃跃欲试,又觉得很难。

   在当地政府帮助下,去年3月,贝丽柯孜在于田县工业园区开了一家美容美发店,她和丈夫一起带着几名贫困户员工开始创业。100多平方米的店面是免房租的,只需要交水电暖费用。老师又帮他们开拓了进货渠道,生意很快走上正轨。

   赚到钱后,贝丽柯孜有了继续开店的想法,第二家店、第三家店陆续开业,分别开在先拜巴扎镇和她家所在的村里。如今贝丽柯孜已经是一名“老师傅”了,丈夫也跟着她学会了美发技术,她还另外带了几个徒弟。

   回想学习的日子,贝丽柯孜的脸上露出笑容。“刚开始学觉得很难,一手拿着梳子,一手拿着剪刀,不敢下手,心一慌剪刀掉到地上。皮肤护理的手法也挺难学的。”贝丽柯孜说,学一门技术要付出努力,创业也要付出努力,她会一直奋斗下去。

   今年6月,贝丽柯孜主动提出不再享受工业园区店的免房租优惠政策。“党和政府帮助我过上了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好日子,现在店里生意很好,不应再继续享受补助了。我还要多带领贫困户一起勤劳致富。”贝丽柯孜的话语充满感恩。

■乡村时尚“达人”

如今,贝丽柯孜的3家美容美发店共有7名员工。先拜巴扎镇店的员工热孜万古丽·买提库尔班已经在这里上班近1年了,每个月固定工资加提成可以拿2500元左右。“我家原来是建档立卡贫困户,现在靠我的收入就能脱贫了。”热孜万古丽告诉记者,贝丽柯孜教会了她手艺,也带给了她时尚观念。

   其实,贝丽柯孜家曾经也同样贫困,她在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学习技能、开启创业之路后,3个店月收入2万多元,已经脱贫走向致富。

   傍晚时分,贝丽柯孜带记者去斯也克乡奥尔曼村的新店看看。附近的村民吾哈力汗·买买提在店里梳发髻,看到头发编成精致的发髻,十分高兴。“晚上是有聚会吗?”记者问。“没有啊,我喜欢打扮漂亮点,这个发型喷了发胶可以保持3天呢。”吾哈力汗笑眯眯地回答。

   虽然这个店开在村里,但生意同样红火,每晚到10时30分左右才能打烊。逢年过节前,那就更忙了,有时凌晨3时左右才能送走最后一名顾客。

   记者在店里看到,柜子里摆放着各种美容美发产品,有成套的护肤和彩妆用品,有双眼皮贴、护手霜、指甲油等,还有男士洗面奶和面霜,衣柜里是各种礼服。“刚开业时化妆品最好卖,现在染发烫发的产品也很受欢迎。男士也开始注重美,尤其是婚礼前,新郎都会来买护肤套装。”贝丽柯孜说。

   现代文明新风吹拂南疆,贝丽柯孜就是受益者,不仅自己挣脱宗教极端思想的枷锁变得美丽起来,农民追求时尚的热潮也让她的生意越来越好。“以前宗教极端思想控制了我们,老百姓过不了正常的日子,漂亮的衣服不敢穿,美丽的妆容不敢化,尤其是女性自由被限制,不敢做自己喜欢的事。”贝丽柯孜说,如今要好好珍惜现在的美好生活,再也不能上宗教极端分子的当了。

   奥尔曼村治保主任吾布力·吐地告诉记者,贝丽柯孜就是村里的“时尚达人”。现代乡村需要这样的致富带头人和时尚带头人,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工作培养了一批带头人,在农村起到了非常好的示范作用。

原文网址:http://wap.xjdaily.com/xjrb/20191121/144817.html



终审:pszbanw
【打印正文】